You are here

牧者的話

Posted 2 weeks 7 hours ago

《教會建築物長遠發展.分享文章》 何祖怡

從見.重建
英文有句諺語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看不見的,就不放在心上,用來形容以往我對教會重建的態度,十分合適。

其實「重建」的話題,在教會「老是常出現」。已經是第二個包括「重建」主題的三年計劃;聽過方牧師以「重建」為題的講道系列;重建小組和基石小組來過團契解釋他們的研究和建議;每月第二周看到這樣的一篇分享文章;第四周有教會長遠發展祈禱會,然後……

「咁即係幾時重建呀?開始籌款未?」說了這麼長時間了,都看不見有什麼實際行動,等真的做才算吧。

的確,到今天為止,大概還沒有什麼關於重建的實際進展出現在我們眼前。但加入重建異象傳遞小組後,我才發現,原來那些真正重要的,我一直沒有留意去看。

我沒有看見上帝對城基透過教育服侍社區的呼召;
我沒有看見教會藉重建建築物擴大服務,幫助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童及其家庭的願景;
我沒有看見同工長執、重建小組、基石小組擁抱的異象,還有他們面對的種種困難。

這些都不是像大樓模型、室內設計圖般有形有體,能令人看得興奮的。但看得見這些,卻是推動實際重建工作不可或缺的第一步。

從見.重建。

Posted 3 weeks 7 hours ago

牧者的話-身份確定.自我審查 張卓倫

亞瑪謝對阿摩司說:你這個先見,走吧!滾回猶大地去;在那裡你可以找食,在那裡你可以說預言。但不要再在伯特利說預言,因為這裡是王的聖所,是王國的聖殿。 阿摩司書7章12-13節

「伯特利」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是當時以色列人一個宗教的中心,是以色列國的王耶羅波安,為了防止北面的以色列人回到南面的耶路撒冷聖殿朝拜上帝,他在這伯特利的地方安放了一隻金牛犢,代替以色列人敬拜耶和華。在以色列國這個地方,沒有人有資格在伯特利講預言,只有亞瑪謝這位祭司,他正代表以色列國,因為這裡是王的聖所,是王國的聖殿;這裡並不是耶和華的聖所,並不是耶和華的聖殿。伯特利正代表以色列人的信仰,一個任意妄為敬拜獻祭的地方。而亞瑪謝祭司正是以色列人的身份的代表。亞瑪謝宣講以色列人及以色列王所喜愛和迎合的說話。

Posted 1 month 4 days ago

牧者的話-新習慣說 周智禮

早前被野生捕獲的愛驅每半年做定期檢測時,車房師傅都稱讚,「嘩!乜塊迫力皮(類似一般單車煞車膠)仲未需要換?又慳番幾百蚊…」每次聽到都飄飄然,原因是我的駕駛習慣,不論拐彎落斜慢速停車,都熟練地以離合器(極力子)作手動變速,直到最近有一次駕車途中,極力子於馬路中心突然失靈,最後要以拖車送到車房修理,檢查後要將整個極力子更換,修理費用盛惠一萬大元!
經過與經驗駕駛者交流再查問G大神後,得知原來經常用極力子變速,或落長斜路時去制衡車速,都會令它壽命縮短,所以我都決定作一個改變,去掉我一個多年習慣,從此減速時加多一個額外動作:「踩brake」我情願定期更換幾百元的迫力皮,都不希望再次更換萬元極力子;權衡之下,為著車子可以陪伴多數年,在不情願情況下我願意作出改變,去改變我一個習以為常的習慣。

Posted 1 month 1 week ago

《教會長遠發展.分享文章》 方桂生

最近好幾個晚上,原本熟睡的我,在半夜時分都扎醒了。思絮在腦海中慢慢活躍,整個人也就從半昏迷中全完甦醒。

腦海間想起的,就是2018年教會的計劃。

2018,是教會三年計劃 (2017至2019) 的第二年,也是重要的一年。
三年計劃的口號是︰ 城基人 城基心 齊禱告 樂奉獻
神的殿 我的家 眾一心 同建設

三年計劃的重心就是重建。
2017年已行了第一步–得到執事會及會友大會的同意啟動城規申請。
而2018年作跟進–聘請顧問協助,向政府申請放寬高度限制。

當想起這些未來要做的事時,心中就有一份擔心,畢竟我們經驗有限、人才有限、財力有限…。

立時,聖靈的安慰及提醒來到︰「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12︰9)

的確,我們軟弱,但主剛強。
因此,我們需要全能者的幫助。
並且,也只有全能的天父才是我們的倚靠。

-----------------

Posted 1 month 2 weeks ago

牧者的話—無言.沉思 方桂生

一段不起眼的新聞,讓我無言,讓我沉思。
一位七十多歲年長的荷蘭女士︰柏西•科維納斯,以平靜的語調,講述縈繞她一生,但又記憶久遠的年幼可怕經驗…

她的父親是一位牧師,1930年代末,被派到荷蘭的殖民地–荷屬東印度 (即今天獨立後的印尼)。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軍隊侵佔了這裏。
1942年某個晚上,日軍闖進了她的家,她的父親被抓去,關在集中營內。她的母親,以及身邊她所認識的姨姨,就成了日軍發洩的對象。
年幼的她不明白是甚麼一回事,但心中卻有著無名的恐懼。

有一天,她的媽媽被帶走了,不再回來。其後,她身邊的姨姨,也一個一個地被帶走,同樣也是沒有回來。
沒有人解釋,也沒有人敢問。

直到她長大後,她才知道甚麼是「慰安婦」。

荷蘭歷史學家指出︰當時,在婆羅洲的所有白人男性,都被殺害;而他們的妻子及女兒,都被輪姦,成為「慰安婦」。

---------------

牧會的日子,多次聽過年長的信徒講述兒時「走日本仔」的故事…

「他們很殘忍的呀…」
「他們連小孩子也不放過…」
「好慘的呀…」
「到處都是死人呀…」

Posted 1 month 3 weeks ago

同工分享-不在意之間 盧文彬

Posted 2 months 1 week ago

牧者的話-聆聽  梁明輝

聆聽之始
在初信的時候,總會聽到教會中的前輩提到一些金句,其中比較提得多的是:「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詩篇19:1-2)那時覺得這段經文在告訴我們,我們所相信的神,祂所創造的一切正在讚美神的工作。但後來,我才知道,詩篇十九篇的主題是神的話語。原來,這位看似高高在上的神,卻願意向世人揭示自己,祂首先向人介紹自己,神是不受限制,但祂就自我限制,以人類的文字、語言讓人認識自己,最後自限到來到世間,成為人的樣式,「道成肉身」。
上主自動向人介紹自己,但也同樣願意聆聽世人的禱告,了解人的心聲。我們作為神的子民,也同樣有著這樣的心,聆聽有需要的分享及心聲。不過反過來說:聆聽,也是與這位喜歡與人分享的神溝通之鑰,也是學習神道理之始。

Posted 2 months 2 weeks ago

《教會建築物長遠發展‧分享文章11 》 余慧根
「城基」-「我的家、神的家」
今年教會週年大會(26/11)中起了一些爭論。回家後,我一直反思,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
安靜幾天後,剛巧收到遠方好友寄來華理克牧師(Rick Warren)的信息-『If you want to be used by God, here's one way: Affirm everybody.』引用以弗所書4:29(NIV)為依據。『Do not let any unwholesome talk come out of your months, but only what is helpful for building others up according to their needs, that it may benefit those who listen. 』在此,我有兩點分享。
首先,我問自己, 「城基」是「我的家」嗎?

Posted 2 months 3 weeks ago

牧者的話-身份的確認 張卓倫

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派人向以色列王耶羅波安報告:「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圖謀背叛你,因為阿摩司這樣說:『耶羅波安必死在刀下,以色列必被擄,離開本國。』」亞瑪謝對阿摩司說:「你這個先見,走吧!滾回猶大地去;在那裡你可以找食,在那裡你可以說預言。但不要再在伯特利說預言,因為這裡是王的聖所,是王國的聖殿。」阿摩司回答亞瑪謝說:「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我本是牧人,是修理桑樹的,但耶和華選召我,叫我不再跟隨羊群;他對我說:『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阿摩司書7章10-15節(新譯本)

每個人在生活中都背負好些身份。在家庭中可以是父親、母親、子女、孫兒、丈夫、妻子;在工作的地方可以是老闆、員工;學校可以是老師、學生等等。你無論是否願意,也可能是被要求,你也曾為著這些身份付出過不少辛勞和情感!而大部分的身份都會因著時間的消逝、社會環境的轉變而改動,甚至失去!但「基督徒的身份」或更貼切的說「上帝兒女的身份」是一生之久;是永恆不變。但這身份卻會面對危機和被否定!

阿摩司先知,他的身份正被當時的以色列人拒絕。因為他在繁榮的日子中宣告上帝的審判。他所預言宣講上帝的說話,被控告為圖謀背叛、顛覆國家。阿摩司作為先知的身份,只不過被誣告為危言聳聽,背後基於個人利益,藉著宗教〝揾飯食〞。

Posted 3 months 1 week ago

牧者的話-還原基本步 周智禮
求學時期課堂一般都是混噩過去,能令我比較雀躍的莫過於物理、化學課的實驗時光;做實驗是,在設定的固有條件底下,盡可能排除外界影響,去驗證某種假設、原理,或者一步一步去檢視或重現某種已經存在的實例,而進行預測性的、數據可尋的操作。實驗是可以重複進行的,務求使無論任何進行實驗的人,能在同一前提,操作步驟一致的情況下獲取相同的結果。
兩年多前到任博康堂,首要任務就是建立一個中一新團契,神亦厚待這團契,有8位導師經招募舉薦內定而踏上這委身服侍,這8位來自不同年紀、成長背景、被牧養經驗的導師,各有所長動靜皆宜能互補不足互相依附;團契成立之初我亦隨即開設一個導師組,創組之初我跟他們說:「我想同大家一齊做個實驗,姑且叫做『牧養實驗』,這個實驗的條件是大家要每星期付出一晚開組,實驗的操作內容則是研查聖經,因為我好深信一個結果——就是有甚麼導師就有甚麼團友,若然渴望少年人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做導師的首先要浸在溪水中,而我的責任就是每星期盡心去預備同大家查考的經卷。」